• 用戶登錄

    您好,歡迎來到,請登錄通行證進入會員服務中心。

    用戶名:

    密   碼:

    注冊

    熱點新聞

    從發達國家經驗看我國奶業發展面臨的幾個主要問題

    新聞來源: 發布時間:2020-10-27 10:57:00

     

    專家介紹●

     

     
    劉玉滿 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 研究員 

    長期從事畜牧業產業經濟問題研究,尤其是奶業經濟研究。2008年加入國家奶牛產業技術體系,任產業經濟研究室主任,直至2015年底退休。在此期間,對國內外的奶牛產業進行了較為深入和系統調研。

     

    基于本人多年從事國內外奶業經濟問題研究形成的一些觀點和看法,下文就我國奶業發展問題與大家進行分享與交流,具體內容為以下五個方面。

     
     
     
     
    一、 對我國奶業發展情況的基本解讀
     

     

    01對我國奶業生產情況的基本解讀

    在奶業生產方面,在這里我選擇了兩個核心指標即牛奶總產量和奶牛存欄量,同時又選擇了三個時間截點即2000年、2008年和2019年。之所以選擇這三個時間截點是因為2000年是標志我國奶業生產進入高速發展階段的起始之年;2008年我們國家發生了“三聚氰胺嬰配粉”這一重大食品安全事件2019年反映的是當前的奶業生產情況

    我們可以把這兩個核心指標和三個時間截點劃分為兩個階段進行觀察。第一階段是2000年至2008年(參見圖1),在此期間無論是奶牛總產量還是奶牛存欄量均實現了高速增長,牛奶總產量的年遞增速度是17.5%,而奶牛存欄量的年遞增速度也達到了12.3%。第二階段是2008年至2019年(參見圖1),在此期間奶牛總產量的年遞增速度只有0.2%,幾乎是原地踏步;奶牛存量的年遞增速度還出現了負增長,年均遞減1.5%。

    圖1 2000年-2019年我國奶業生產變化情況。

    從圖1的奶業生產增長曲線不難看出,“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是一個分水嶺,在此之前奶業生產實現了高速增長,在此之后奶業生產徘徊不前。這充分說明“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并非是一次一般性的食品安全事件,它對奶業的影響范圍之廣,影響時間之長,遠遠超出了人們對這次食品安全事件的預期。“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對奶業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對乳品消費市場的影響,二是對生鮮奶生產的影響。對消費市場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它嚴重打擊了消費者信心,使乳品消費市場直到現在仍處于萎靡不振狀態。對生鮮奶生產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大批散養戶和中小規模養殖場由于生鮮奶銷路被切斷,因而不得不被迫退出奶牛養殖業,進而導致生鮮奶產量基本停留在2008年的生產水平。

    客觀地講,2008年以前的奶業生產高速增長其主要動力來自于散養戶和中小規模牧場的數量擴張,他們是我國奶業生產名副其實的主力軍。然而,“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發生后,奶業生產經營主體構成發生巨大結構性變化,其主要特征是社會上掀起了一波規模化養殖熱潮,進而開啟了大牧場、甚至是超大牧場的養殖模式。我國現存的萬頭牧場都是2008年后興建的。根據官方的統計數據,截至2019年底,我國百頭以上存欄量的牧場占比達到了64%。這里需要特別指出的是,2008年后大批的散戶和中小規模牧場的退出(包括破產、倒閉、整合等),并不是因為他們經營不善,而是出于對食品安全的考慮,政府出臺的扶持政策和乳品企業實施的收購政策都做出了重新調整而導致的后果。也正是由于這種政策的重新調整使大批的散戶和中小規模牧場失去了生存的土壤。我國放棄了散戶和中小規模牧場也就意味著放棄了家庭牧場,同時也意味著我國失掉了發展家庭牧場的黃金期。我國的大牧場模式是一把雙刃劍,有優點也有缺點,這里暫時不展開講,下面我們還會繼續討論。

     

    02 對我國乳品加工業情況的基本解讀

    2000年至2019年期間,乳品加工業所經歷的情況與奶業生產所經歷的情況有所不同。這里我們可以粗略地把乳制品區分為液態奶(參見圖2)和干乳制品(參見圖3)兩大類。從圖2的柱形圖不難看出,2000年至2008年液態奶產量實現了穩步快速增長,“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發生后依然呈現平穩增長態勢,直到2016年。2016年后,液態奶產量呈現出下降趨勢,但下降幅度不是很大。圖3給出的2000年至2019年干乳制品產量變化情況。2000年至2008年干乳制品產量總體上也呈現出快速增長的發展態勢,“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發生后干乳制品產量增長速度明顯放緩,并于2012年達到了高峰,而后出現了明顯下滑。到2019年底,干乳制品產量只相當于2012年高峰時期的50%上下。這說明“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對乳品加工業的影響表現出了一定的滯后性。這里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我們把乳制品出口量和庫存量忽略不計(因為出口量和庫存量都不大),那么乳制品產量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代表著全社會乳品消費的變化趨勢。換言之,“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發生后,全社會的乳品消費是呈下降趨勢,而不是增長趨勢。這一點我們接下來還會進一步討論。

    圖2 2000年-2019年液態奶產量變化情況

     

    圖3 2000年-2019年干乳制品產量變化情況

     

    03 對我國乳制品消費情況的基本解讀

    如果不看統計數據大家會誤以為這些年來我們全社會的乳品消費是逐年增長的,但實際情況并非如此。下面我們來看一下國家統計局統計的全國城鄉居民乳制品消費情況的數據(參見表1)。表1中的數據有兩個看點,一是城鄉居民之間的乳制品消費存在很大的差距,二是城鎮居民的乳制品消費在2008年達到了最高點,而后開始逐年下降。這說明“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對城鎮居民消費產生了長期而重大的影響。同時也說明這次食品安全事件在城鄉居民之間的影響是存在差異的,所以才出現了“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發生后農村居民的乳制品消費一直呈現出逐年增長的發展態勢。總體而言,我們可以得出這樣一個判斷,也就是2008年之后全社會的乳制品消費量呈現出下降的趨勢。這里的乳制品消費數據變化趨勢也是和乳制品加工業的統計數據遙相呼應的。
    表1 2000年-2018年我國城鄉居民乳品消費情況

    在了解了城鄉居民人均消費量后,我們再來了解一下我國奶類人均占有量情況。奶類人均占有量是衡量一個國家奶業發展程度非常重要的一個指標。我國奶類人均占有量與發達國家之間也存在巨大差距(參見圖4)。2018年我國奶類人均占有量約為34公斤/年。我國奶類的人均占有量相當于澳大利亞的1/7.3、新西蘭的1/7.2、歐盟28國的1/6.6、美國的1/6.3,即便是我們的亞洲鄰國印度和日本也都高于我們國家。總的來說,無論是從人均消費量還是人均占有量,我國的奶業發展都處于非常低的水平。這說明一方面我國的奶類生產還有很大的潛在的增長空間,另一方面我國要成為世界奶類消費大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圖4  我國奶類人均占有量與世界奶類主要生產國之間的比較境況

                                            二、發展現代奶業的國際經驗

    總結和借鑒發達國家發展現代奶業的經驗對我們具有很大的啟發意義,會使我們少走彎路,會促使我們冷靜思考我國與發達國家之間的主要差距。自2004年后,特別是自2008年加入國家奶牛產業技術體系以來,讓我有機會對一些主要發達國家的奶業進行專題調研,這些國家包括荷蘭、德國、美國、加拿大、日本、新西蘭和法國。下面我想花一點時間從產業經濟的視角把這些國家發展現代奶業的主要做法和經驗做一下總結和概括,與大家分享。我把這七個國家的主要做法和經驗概括成以下三個方面。

     

    01 發展種養一體化的家庭牧場

    這里提到兩個關鍵詞值得大家注意,一個是種養一體化,另一個是家庭牧場。采取種養一體化的家庭牧場養殖模式是這些發達國家的普遍做法。所謂的“種養一體化的家庭牧場”就是把家庭牧場建在種植業的農場之上,也就是說牧場主除了有奶牛場的用地,在牧場周邊還有種植業用地。如果一個牧場主經營的土地規模足夠大,牧場所需要的粗飼料、精飼料基本上能自給自足;如果土地規模不夠大,那么自己生產的粗飼料一定可以做到自給自足。這樣做的好處是,養殖業為種植業提供肥料,種植業為養殖業提供飼草飼料,進而形成養殖業與種植業的良性循環。這是真正意義上的種養一體化,與目前國內倡導的“種養結合”既有聯系又有區別。

    2004年,我曾訪問過荷蘭一個擁有58頭成母牛的家庭牧場,他的種植業土地經營規模為32公頃,平均單產8.5噸,他采取舍飼與放牧相結合的養殖方式。這是一個典型的種養一體化的家庭牧場。2007年,我到德國巴伐利亞州調研,其中走訪的一個牧場,他擁有50頭成母牛,105公頃土地,平均單產9.4噸,牧場所需要的精飼料、粗飼料全部自給自足,也是一個典型的種養一體化家庭牧場。2009年我隨國家奶牛產業技術體系的訪問團對美國威斯康辛州進行調研,我們走訪了一個成母牛存欄量達1100頭的大牧場。之所以稱它為大牧場是因為美國威斯康辛州的家庭牧場的平均規模為110頭左右。即使是這樣一個大牧場它也是實行種養一體化的養殖方式。這個牧場種植玉米360公頃,種植苜蓿240公頃,種植大豆13公頃。這個牧場給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它用玉米制作玉米濕貯和用苜蓿青草制作苜蓿青貯,其經驗值得我國借鑒和推廣。2012年我們去日本調研奶業,我們走訪了北海道一個家庭牧場,這個牧場飼養成母牛34頭,種植31公頃土地,泌乳牛單產達11.7噸。在日本這樣一個土地資源更加緊缺的國家,其奶牛養殖方式也是種養一體化的家庭牧場。此外,我們還對加拿大、新西蘭、法國的奶業也進行了專題調研,這三個國家的奶牛養殖業都是采取了種養一體化的家庭牧場養殖模式。

    為什么這些發達國家都采取種養一體化的家庭牧場養殖模式呢?最核心的一點就是走低成本的發展路徑,具體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養殖業和種植業可以錯時進行,優化家庭內部勞動力資源配置,節約勞動力成本;二是飼草飼料自產自用,既能保證精粗飼料質量又能保證安全,既能降低飼草飼料成本又能節約精粗飼料外購形成的交易費用;三是實現了種植業和養殖業的良性循環,養殖業形成的糞污經過簡單的發酵處理就可以還田用于改善土壤結構、提高土壤肥力、提高作物品質和營養,節約了糞污處理成本。

     

    02 發展家庭牧場規模化養殖

    奶牛養殖業的規模化既是發展現代奶業的基本趨勢,也是正確的發展方向。上述提到的這七個發達國家都在朝著規模化養殖的方向發展,只不過這些國家的奶牛養殖業的規模化是家庭牧場的規模化。這些國家在家庭牧場規模化的進程中,家庭牧場的數量逐年減少,但單個家庭牧場的經營規模在逐年擴大。下面我們重點觀察和討論日本、荷蘭以及美國威斯康星州這三個國家和地區的案例。

    我們先來觀察和討論一下日本的家庭牧場規模化情況(參見圖5)。圖5中的數據是2012年我和我們的團隊一起去日本對日本奶業進行專題調研時收集到的。圖中有兩條曲線,綠色曲線是奶牛養殖戶數變化情況,紫色曲線是戶均養殖規模變化情況。從這兩條曲線的變化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從上世紀60年初到2011年奶牛養殖戶數從41萬戶下降到2萬戶,而戶均養殖規模以成母牛計算則從2頭增加到70頭。也就是說,日本的奶牛養殖業也是從小散戶開始,經過半個多世紀的時間按照市場運營機制逐漸地實現了家庭牧場的規模化。實際上,許多發達國家的奶牛養殖業的規模化的發展歷程都類似于日本的情況,都是家庭牧場的規模化,而且都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我們把這種規模化發展道路叫做漸進式的規模化。

    圖5 日本奶牛養殖業家庭牧場規模化的變化趨勢
    荷蘭和美國威斯康星州在推進奶牛規模化養殖進程中,與日本的做法基本一致,也是走出了一條促進家庭牧場規模化的發展道路(參見表2和圖6)。從表1中的數據可以清楚地看出,在1960年至2018年之間,荷蘭的家庭牧場數量從18.5萬個下降到1.7萬個,而同期的家庭牧場平均規模從9頭增加到94頭。美國威斯康辛州的情況也是如此,家庭牧場的數量在顯著減少,但每個家庭牧場的平均規模在逐漸擴大。1930年時,美國威斯康辛州約有16萬個家庭牧場,2012年下降到1萬個左右,現在還在下降,2012年平均每個家庭牧場有成母牛110頭奶牛。

    表2 荷蘭的家庭牧場規模化養殖

    圖6 美國威斯康星州家庭農場數量變化情況

    根據《2018中國奶業統計資料》介紹的數據,在舍飼喂養的發達國家中除了美國的家庭牧場單體規模(2018年為251頭)比較大以外,其他國家如歐洲各國、日本、韓國,基本上都是成母牛在100頭以下的家庭牧場。所以說,發達國家奶牛養殖業的規模化實際上是家庭牧場的規模化,牧場數量逐步下降,單個牧場的規模逐漸擴大,且這種規模化進程還在繼續。2008年“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后,我國奶牛養殖業的規模化與發達國家走的是完全不同的發展道路。我國的奶牛養殖業規模化走的是由工商資本投資為主導的商業化大牧場發展道路,不僅有千頭牧場,還有萬頭牧場,我見過最大規模的單體牧場是4萬頭,這和發達國家的發展道路完全不一樣。

     

    03 以奶農合作社為主導的組織化模式

    上述提到的這些奶業發達國家奶牛養殖業發展的實踐證明,沒有奶農(即家庭牧場)合作社組織體系作為支撐,任何一個家庭牧場都是無法獨立生存的。因為每一個家庭牧場所生產的生鮮奶批量都很大,而且生鮮奶屬于生鮮農產品,必須經過加工處理才能送達消費者餐桌。加工處理,一方面是為了食品質量安全,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延長貨架期,讓消費者感到安全放心。但是,多數情況下家庭牧場本身是很難具備大規模加工處理能力的,為了生存和發展他們聯合起來,自發地組建了屬于他們自己的合作社,即奶農合作社。根據我個人對發達國家奶農合作社的了解,我把發達國家奶農合作社概括為以下三種模式:

    第一種是歐美模式,即營銷型的奶農合作社模式(參見圖7)。歐美國家的奶業是先有家庭牧場,然后由家庭牧場(奶農)組成了合作社,奶農們成立合作社的目的是為了大家集資興辦乳品加工企業。合作社又分為基層合作社、區域合作社和全國合作社聯盟三層組織體系。在合作社組織體系下,家庭牧場生產的生鮮奶交給合作社,然后由合作社進行加工和營銷。所以,我們把這類合作社定義為營銷型的奶農合作社。由于乳品加工企業是合作社投資興辦的,奶農又是合作社的所有者,所以乳品加工企業是屬于奶農的,乳品加工企業賺到的每一分錢也是屬于奶農所有。通過合作社這樣一個平臺,把家庭牧場、加工企業、合作社形成了產、加、銷三位一體的產業化經營模式。在這種模式下,奶農們的各種利益均得到了有效保障。

    圖7 歐美國家的營銷型的奶農合作社模式示意圖

    第二種模式是新西蘭模式,即奶農股東化的合作社模式(參見圖8 )。提起新西蘭的奶業,大家就會自然而然地想到恒天然公司,因為恒天然公司是新西蘭最大的乳品加工企業。這家乳品加工企業加工的原料奶份額占全國原料奶總量的90%。所以在這里我要介紹的新西蘭模式實際上就是恒天然模式。首先,大家應該知道的是恒天然公司是新西蘭最大的奶農合作社。新西蘭的奶農股東化模式本質上是歐美營銷型合作社模式的一個翻版。進入新世紀以后,新西蘭對奶業經營管理體制進行了改革。事實上,恒天然公司本身就是改革后的產物。在改革過程中,新西蘭把奶農由原來的社員轉變為股東。也就是說,原來的家庭牧場需要參股入社。如果一個家庭牧場想要把他生產的牛奶賣給合作社,他首先必須入股,成為合作社的股東。與歐美國家的營銷型合作社模式下相比,新西蘭的奶農股東化合作社模式使奶農在合作社經營決策中的地位得到了進一步鞏固和加強,其利益分配機制與歐美營銷型合作社模式是相同的。

    圖8 新西蘭奶農股東化合作社模式示意圖

    第三種模式是日本模式,即奶農專業合作社模式(參見圖9)。日本模式和歐美模式、新西模式都不太一樣。日本的奶農合作社沒有組建自己的加工企業,是純粹的生產型合作社,而且合作社也分成三個層級,分別是基層合作社、指定團體和全國農業協同組合,全國農業協同組合就相當于全國合作社聯盟了。奶農生產的原料乳交給基層合作社,基層合作社收集到的牛奶由指定團體統一調度,由指定團體賣給乳品加工企業。因此,指定團體實際上在控制著幾乎全國的所有奶源。生鮮奶價格由指定團體、政府和乳品企業三方協商議定。根據三方協商議定的價格,如果奶農發生了經營性虧損,虧損部分則由政府財政提供一定補償。所以,日本的奶農是一個比較強勢的群體,因為他們有奶農組織和政府進行雙重保護。但近些年來,日本政府已開始意識到奶農合作社是一種奶源壟斷性組織,正打算對其進行改革,但是改革的難度非常大,能否順利進行還有待于觀察。

    圖9 日本奶農專業合作社組織模式示意圖

    現在我們需要對以上三種奶農合作社模式做一下小結,這三種模式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發達國家的奶農是在一個由三級合作社構成的組織體系保護下進行生產的,每一層級的合作社都有自己的功能和職責。相對完善的奶農合作社組織體系的正常運轉有效地保護了奶農的各種權益。與這些發達國家相比,時至今日,我國奶農的組織化程度非常之低。我們的奶農合作社沒有完全普及,我們的奶農合作社都是生產型的合作社,我們的奶農合作社沒有形成組織體系。我們國家也正在倡導和鼓勵發展家庭牧場,但是由于缺少奶農合作社,我們的奶農合作社也沒有形成一個組織化系,所以導致我國包括家庭牧場在內的中小牧場的發展履步維艱。

                                三、從發達國家經驗看我國奶業面臨的主要問題

    上面我們對發達國家發展現代奶業的經驗和做法進行了簡要的介紹和總結概括。根據這些發達國家的經驗就不難看出我國發展現代奶業正面臨著一些主要問題,這些問題集中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01 我國的奶牛養殖模式是種養分離模式

    我國沒有實行種養一體化的養殖模式,我們的奶牛養殖場都普遍實行的是種養分離的養殖模式,也就是養牛的人基本不種地(實際上是沒有地種),種地的人基本不養牛,所以種植業和養殖業一直處于分離狀態。我國的奶牛養殖,無論是大規模還是中規模、小規模甚至是散養戶,基本上采用的都是種養分離的養殖模式,真正搞種養一體化經營的牧場很少。這是由于土地制度和發展理念不同導致的結果。

    種養分離的養殖模式的主要缺點是:第一,糞污處理難度大,而且是牧場規模越大糞污處理難度越大。由于牧場沒有與養殖規模相匹配的土地,導致糞污無法直接還田,而必須進行處理。我國大牧場目前對糞污的處理方法基本上是用于生產沼氣,然后用沼氣發電,還有的進行干濕分離,液體部分再發酵后還田等,處理成本非常高。第二,種養分離養殖模式會導致勞動時間難以形成合理配置,勞動力成本也會增高。第三,飼草飼料依賴從市場上購買,甚至從國外進口,交易成本也很高。所以,相比發達國家的低成本路徑,我國的奶牛養殖業是在走高成本的發展路徑。

     

    02 我國的規模化是大牧場的規模化

    前面已經提到,發達國家的奶牛養殖業規模化是家庭牧場的規模化,而且家庭牧場的規模化也是漸進式的發展。我國在2008年“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發生后,奶牛養殖業以散戶和中小牧場為主要經營主體的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這種變化重要表現在散養戶在很短的時間內被淘汰出局;中小牧場有些被遷入飼養小區,有些被合并到合作社,有些破產倒閉;大牧場模式應運而生,或是乳品企業投資,或是工商資本進入,一批又一批的千頭牧場、萬頭牧場拔地而起,從此開啟了商業化的大牧場發展模式。很明顯,相對于發達國家的家庭牧場漸進式的規模化發展道路而言,我國的大牧場是從零開始一步跨越到大牧場。因此,我國奶牛養殖業的規模化屬于跨越式的規模化發展道路。

    2008年“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為什么會催生我國開啟跨越式的商業化大牧場發展道路?原因在于在“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中被問責的兩個主體一個是相關政府主管部門,另一個是相關乳品企業。因此,無論是相關政府主管部門還是相關乳品加工企業都有一種強烈愿望,也就是一定要盡快提高乳制品質量安全水平。但是,要提高乳制品質量安全水平就必然會涉及到對奶源的改造升級。而加速推進奶牛養殖業的規模化和現代化是對奶源的改造升級的有效途徑。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相關政府主管部門和相關乳品加工企業形成了一種合力,這種合力就是集中政策資源和企業資源,重點打造具有現代化標志的商業化大牧場。這些商業化的大牧場,從目前的運營情況看,奶源的質量安全水平與2008年“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發生前相比確實得到了顯著提升,已經達到甚至超過了發達國家水平,而且這些大牧場在設施設備、養殖技術和牧場管理等方面的現代化水平已進入世界一流。

    然而,商業化大牧場其優點突出,缺點也很突出。商業化大牧場的缺點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是:

    第一,土地供給難,整個行業總體規模難以擴張。建設大牧場需要集中連片的大塊土地,現在全國各地能夠并愿意拿出大塊土地用于發展養殖業的地區越來越少。毫無疑問,大牧場的發展道路使整個行業的增長潛力都受到了土地資源的制約,這是奶牛養殖業實現進一步擴張的一個很大瓶頸。

    第二,糞污處理難,大牧場面臨的環保壓力相當大。種養分離,規模又大,糞污處理難度非常大,再加上環保部門對養殖業的監管力度也在逐年加大,這是一個長期的發展趨勢,也是大規模牧場必須面對和解決的現實問題。

    第三,降低成本難,大牧場下調奶價的空間十分有限。大牧場的養殖高成本決定了其原料奶價格下調不能低于養殖成本,否則就會發生虧損,牧場發展是不可持續的。但是,如果大牧場的原料奶價格不下調,又會導致乳制品市場的零售價格居高難下,反過來又嚴重抑制了消費。事實上,我國乳制品的市場零售價格已經是全世界最高的國家。由于大眾消費受到嚴重制約,也就注定了這個行業的總體規模進一步擴張會十分艱難。

    第四,動物福利保障難,大牧場的經濟回報難持續。養殖業內有一句俗話“你對動物好,動物就會給你回報”。農場動物對人的回報就是能夠多生產好產品,使養殖者能掙到更多的錢。衡量動物福利的標準,實際上就是考量人與動物如何和諧相處,人如何關愛動物,讓動物生活得更加舒適,讓動物生產效率達到最佳。發達國家現在非常重視農場動物福利問題。家庭牧場對奶牛的關照程度就像對待自己的家庭成員一樣,人與奶牛之間是有互動的,比如撫摸、刷體、放音樂、精心呵護等。而我國的動物福利還沒有完全提到議事日程上來,大規模牧場更難做到人和動物之間的互動和關愛。牧場規模大,一方面養殖人員不可能顧及到每一頭奶牛,另一方面大規模牧場多是雇傭勞動力,要求他們對待奶牛像對待自己家庭成員一樣也不實際,這就必然會導致動物福利水平的下降。

     

    03 我國的奶農合作社組織體系嚴重缺失

    我們國家也有奶農合作社,但我們的奶農合作社和發達國家的完全不一樣。我們的奶農合作社有以下特點:一是我們的奶農合作社規模都非常小,幾個農戶就組成了一個合作社,屬于基層合作社;二是我們的奶農合作社都屬于生產型的合作社,他們自己不能搞加工,因此也就無法分享到下游加工環節生產的利潤;三是組織化程度非常低,我們的奶農合作社彼此之間沒有交往,沒有形成合作社的組織體系,即便是在一個縣域之內,奶農合作社彼此之間也都是單打獨斗的。這種小規模的、基層的、生產型的奶農合作社自己的生存都很難保障,更不用說保護奶農的合法權益了。

    奶農合作社組織體系嚴重缺失造成了奶農的弱勢地位。奶農的弱勢地位具體表現在三個方面:

    第一,在牛奶定價方面沒有話語權,奶農生存難。目前,市場上生鮮奶收購方面其主動權基本掌握乳品企業手中,收多收少,收與不收,價格高低基本都是以乳品企業為主導。

    第二,加工環節獲利方面沒有分享權,奶農發展難。農業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增值主要發生在下游環節,上游環節都是提供原料,初級產品增值非常少。另一方面,農業產業鏈各環節如果存在不同的經營主體,每個環節的經營主體其利益也是相互分割的。就我國奶業而言,奶牛養殖環節和加工環節分屬于兩個經營主體,因此,奶農也不可能分享到加工環節帶來的利潤。而發達國家的奶農通過合作社這個平臺實現了養殖環節和加工環節的一體化經營,所以奶農是能夠從下游分享到紅利的。
    第三,政策制定沒有參與權,養殖持續難。在目前的政策框架下,散養戶、家庭牧場、中小牧場很少有機會參與到政策制定的過程當中,真正有話語權的還是那些大牧場,這導致政策制定的過程很難向散養戶、家庭牧場、中小牧場傾斜。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散養戶、家庭牧場、中小牧場輸在了起跑線上。

    從發達國家的經驗看,無論是奶牛養殖業的規模化發展道路,還是展種養一體化的養殖模式以及構建奶農合作社組織體系,都離不開基于產業發展規律而形成的科學發展理念,并以科學發展理念為指引,做好制度設計和政策安排。當然,我國奶業面臨的問題也是方方面面的,比如技術、人才、管理、市場等,但發展理念和制度設計依舊是奶業發展遇到的主要瓶頸。

     
    四、我國奶業在全球競爭中的地位

    2008年發生的“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對奶業的影響不僅僅表現在對原料奶生產、乳制品加工和乳制品消費等方面,而且還表現在乳制品國際貿易方面。實際上,2008年后我國奶業在國際市場中的競爭力呈不斷下降趨勢,具體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主要乳制品進口不斷增加。2008年之前,我國奶粉進口基本上都低于10萬噸,沒有突破10萬噸,液態奶、奶油、奶酪進口都很少,除了乳清粉的需求量比較大,其他乳制品進口不多(參見表3)。但是,2008年之后我國乳制品進口的需求不斷擴大。這一方面是因為大批散戶和大量的中小牧場被淘汰導致奶源供給不足,另一方面是消費者信心遭受了嚴重打擊導致了對國外品牌的偏好增多。所以從2008-2019年,我國奶粉進口幾乎年年增長,2019年更是突破了100萬噸;奶油、奶酪等干乳制品雖然量不是很大,但增長也非常快;液態奶更是逐年增長的趨勢,預計2020年可能突破100萬噸。

    表3 2008年-2019年中國主要乳制品進口情況

    如果說干乳制品是有差異化的產品,那么國內外的液態奶產品應該差異不大,因為牛奶的成分基本都一樣,都是88%左右的水和12%左右的干物質。液態奶進口的大量增多,既反映了國內市場的供給情況,同時也反映出國內一些消費者對國外產品的忠誠度實際上是有增無減,逐年在提高。

    第二,乳制品自給率下降速度加快。根據國家奶牛產業技術體系產業經濟研究室主任劉長全老師提供的數據(參見圖10),2008年“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發生前,乳制品自給率都在90%以上,但2008年之后逐年大幅度下降。由于進口量的逐年增加,國產乳制品的自給率呈現出下降幅度大、下降速度快的特點。2008年以來進口乳制品供給已占新增需求份額的95.6%,2018年整個乳制品的自給率已下降到65.6%。乳制品自給率下降在嬰幼兒配方奶粉市場表現更加明顯。據相關資料介紹,“三聚氰胺嬰配粉”事件發生前國產嬰配粉與進口嬰配粉在國內市場所占份額比例為70:30,但是2008年后個別年份國產與進口份額占比曾出現30:70的情況。目前,這一份額占比基本恢復在50:50。我國奶業發展2020年的規劃目標是乳制品自給率達到70%,目前來看要實現這一發展目標還是具有很大挑戰性的,而且會變得越來越難。

    圖10 2006年-2018年乳制品進口量及其新增需要市場份額變化情況

    第三、原料奶收購價格在國際競爭中處于劣勢。因為我們走的是大牧場、高成本的發展路徑,所以原料奶銷售價格一定要高于成本,否則養殖業就要虧損。一旦發生虧損,養殖場就會倒閉、破產,所以導致我國原料奶銷售價格高于一些主要發達國家。例如,我們與德國、新西蘭、荷蘭等歐洲、北洲美、大洋洲國家相比,我國原料奶的收購價格都高于這些國家。2018年我國的原料奶收購價格(參見圖11)為3.46元/kg,比美國高46.8%,比德國高29.1%,比新西蘭高44.8%。但是,我們的原料奶價格比日本、韓國略低,因為他們的養殖成本比我們還要高,所以日本、韓國也需要大量進口乳制品。總之,我國的原料奶價格一直在高的價位上徘徊,在國際競爭中處于劣勢。

    圖11 2018年我國原料奶價格與一些發達國家的比較
    五、我國奶業未來的出路

    我國奶業與發達國家的主要差距還是在發展理念上的差距。發達國家為什么要大力扶持家庭牧場?是因為他們意識到發展家庭牧場既可以把奶農留在農村又可以實現農村產業振興,而且只有發展種養一體化的家庭牧場奶牛產業才是可持續的。這實際上就是一種發展理念。發展理念決定制度設計,制度設計決定政策導向,政策導向決定發展道路,發展道路決定產業未來。我國奶業未來的根本出路在于轉變發展理念,尊重奶業發展規律,并按照奶業發展規律做好制度設計和相關政策安排,為奶業實現長期持續穩定健康發展打好基礎。

     

    01 遵循奶牛產業發展的一般規律

    奶牛產業和其他產業一樣,其發展也有自身規律。我們上述介紹的發達國家經驗,實際上就是奶業發展規律。在發展奶業過程中,只有尊重發展規律,利用發展規律,我國的奶業才能實現長期持續穩定健康發展。根據發達國家的經驗,奶業發展規律概括起來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種養一體化。發達國家的奶牛養殖業普遍推行的種養一體化模式,像日本其土地資源比我們還稀缺的這樣一個國家也是種養一體化模式。既然大家都這么做,則代表著一定的規律性。如果我們繼續堅持種養分離,后果就是養殖成本高,環境不可持續,最終必然會導致產業不可持續。所以建議在未來的發展中,無論是小規模、中規模,還是大規模,一定要遵循種養一體化的養殖規律。

    二是適度規模化。從經濟學的角度講,適度規模是投入產出上能夠獲得一個最佳收益的規模。但是,就奶牛養殖業而言,適度規模還不只是最佳收益問題那么簡單。從我國的具體國情來看,奶牛養殖業的適度規模主要取決于經營者擁有多少土地,不管是自有、租賃還是轉包,有多少土地養多少牛,這樣才能實現種養一體化,牧場可控的土地規模要與能滿足自己需求的種植飼草飼料的規模相匹配,要與牧場消納糞污的規模相匹配,這才是適度規模化。

    三是奶農組織化。不管是中央一號文件,還是各部委發布的關于奶業振興的一些政策,都在鼓勵家庭牧場的發展。但是從發達國家的經驗看,我國發展家庭牧場已經錯過了黃金時期,而且如果沒有奶農組織化體系作為支撐,家庭牧場是無法生存的。換言之,家庭牧場和奶農組織化是一個命運共同體。我國的中小牧場發展也面臨著與家庭牧場相同的困境。未來把中國奶業這塊蛋糕做大的希望和潛力在于中小牧場,大牧場的潛力十分有限。因此,如何提高中小牧場的組織化程度,是奶業振興亟待破解的一道難題。

     

    02 做好基于產業發展規律的制度設計

    這里所說的制度設計實際上是指做好“種養一體化”的制度設計如果沒有制度設計作為支撐,那么種養一體化基本實現不了,大家還是采取種養分離的養殖模式。奶牛產業的制度設計主要涵蓋以下兩方面內容:

    一是做好“適度規模化”的土地制度支撐。這就要求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在土地政策上做出一些重大改革,要讓養牛的人想種地、有地種、種得起。實行種養一體化的養殖模式,我們所有的大牧場都是嚴重缺乏土地的,牧場的粗飼料如玉米青貯需要從周邊的農戶收購,有些牧場的玉米青貯收割半徑達到十幾公里、幾十公里,這都是很常見的。而苜蓿草、燕麥草等優質牧草還主要依靠進口,導致我們的生產成本比發達國家要高出很多。所以,發展種養一體化和適度規模化,需要配套的土地制度作為支撐。

    二是做好“奶農組織化”的法規制度支撐。如果在合作社組織化體系建設上沒有法律法規條文的允許,合作社組織化體系很難建立起來。所以,在法律法規方面要有大的突破,否則中小牧場,特別是家庭牧場,無論怎么鼓勵,他們還是很難生存和發展,因為他們的生存和發展還在面臨著制度設計上的一些瓶頸。

     

    03 政策設計需要向提供公共產品轉變

    政府出臺的各項公共政策其目的是為了提供公共產品,而公共產品的主要特征是非競爭性、非排他性,也就是說公共政策具有普惠性。在普惠性政策下,無論是大規模牧場,還是小規模牧場,大家都享受一個同等政策。比如,飼養10頭奶牛的牧場能享受這個政策,飼養1萬頭奶牛的牧場也能享受這個政策,只不過是養殖規模不一樣享受的補貼力度也不一樣。

    但是,目前我國對奶牛產業的扶持政策基本都不具有提供公共產品的屬性,都具有競爭性和排他性,即不是所有的養殖者都能享受得到。特別是有一些扶持政策還不是以補貼的形式發放,而是以項目的形式來執行。這就造成了不同養殖規模經營者之間的競爭不在同一起跑線上。例如,一些設備補貼不是所有的養牛戶買了設備就能拿到,還需要去政府管理部門申請,審批通過才能享受,否則就享受不到。拿到政策補貼的、拿到項目的養殖戶,日子肯定要好過一些。這就是扶持政策導致了不公平競爭。

    所以,我們建議國家下一步在扶持政策方面也要進行改革,對奶業的扶持政策要提供更多的公共產品,而且扶持政策一定要向“種養一體化、適度規模化、奶農組織化”等方面大幅度傾斜。我們的公共政策應該長期穩定,要給生產者一個非常穩定的預期,讓他們知道今年能從政府拿到多少補貼、多少扶持,明年是多少,乃至后年是多少,這樣他們在年初就能估算自己能拿到多少補貼,生產能取得多少利潤。一個很好的政策預期會讓他們更安心生產,這樣才能保證奶業的長期穩定持續健康發展。

     

    04 時刻牢記發展奶業的初心和使命

    我們發展奶業的初心和使命是要讓“一杯牛奶強壯一個民族”這個口號能夠落地。這個口號實際是借用日本在奶業發展早期提出的一個口號。如今日本基本實現了這個目標,日本的人均奶類占有量相當于我國的兩倍左右。而我國這個目標還沒有實現,還要繼續努力讓它落地。

    讓這個口號落地,我們面臨的一個主要問題就是如何促進銷費,大幅度提高人均乳制品消費水平。我國消費市場的潛力還是非常大的,但擴大市場消費需要我們做工作、挖潛力。如果我們能達到日本的消費水平,奶業產能約增加一倍;如果我們能達到歐美一些國家的水平,奶業產能會增加4-5倍。未來我們要擴大奶類消費將面臨兩個主要問題,一個是保信心促消費,另一個是降奶價促消費。
    在保信心促消費方面,這幾年盡管相關政府部門和企業都做了很大的努力,消費者信心有了一定程度的恢復,但是恢復速度之慢遠遠超出了大家的預期。這方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們在建設消費誠信體系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要讓消費者有能力消費,愿意消費,放心消費。尤其是在質量安全保障上,我們都要給消費者創造良好的環境,幫助消費者恢復信心。
    在降奶價促消費方面,我們面臨的任務更加艱巨。我們既需要降低生鮮奶價格又需要降低乳制品終端零售價格,要讓利于消費者。只有消費市場擴大了,奶業這塊蛋糕才能做大。但如何做到?其難度可想而知。我們必須要讓牛奶成為普通百姓能夠消費得起的大眾食品,而非貴族食品。我國還是發展中國家,低收入群體仍占相當大一部分。人均月收入1000塊錢的群體還有6億人,所以說我國絕大部分城鄉居民的購買力還處于一個低水平。因為生鮮奶成本問題和其他問題,目前我國市面上的牛奶零售價格很高,甚至比歐美、新澳、日韓還高。如何讓牛奶成為百姓日常生活中的普通食品,而不是高端食品,是未來我們必須要解決的一大難題。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一杯牛奶強壯一個民族”的口號基本上就是一句空話,根本無法得到落實。

    本文根據2020年7月10日劉玉滿老師在北京市低碳農業協會舉辦的培訓網上授課內容整理。整理后的文字內容經由劉玉滿老師本人校閱,劉玉滿老師對整理后的文字內容進行了修改、補充和完善。

     

     

    九游会j9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