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

    您好,歡迎來到,請登錄通行證進入會員服務中心。

    用戶名:

    密   碼:

    注冊

    熱點新聞

    產能過剩,行業性虧損?愛克發有意出售版材等膠印相關業務

    新聞來源: 發布時間:2021-03-24 09:37:00

    2020年12月中旬,知名財經媒體彭博社還曾經報道:美國最大、全球知名的印刷企業當納利,有意以8億美元的價格,出售以中國為主體的亞太區業務。
    雖然這一消息迄今尚無下文,但從中還是很容易感受到:在一分為三之后,當納利繼續推進業務重組的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當納利剛剛發布了2020年年報。在疫情的沖擊下,當納利全年實現營收47.66億美元,同比減少12.92%。不過,其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達到9850萬美元。這是自2016年分拆以來,當納利首次實現年度盈利。
    當納利凈利潤的逆勢向好,部分得益于資產出售收益,比如:出售深圳工廠廠區的收入;部分得益于終止了某些壽險保單,帶來的1億美元收入。當然了,也離不開其在主業經營上付出的努力。
    不僅海德堡、當納利在求變,其他一些國際知名的圈內企業,如博斯特、高寶、柯達等,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重組動作。
    今天我們要說的,是另一家同樣很有名氣的企業:總部位于比利時的愛克發。
     
    愛克發有意出售版材等膠印產品線

     

    愛克發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67年,迄今已經走過150多年。它于1999在布魯塞爾證券交易所上市,在全球影像行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愛克發的影像產品主要服務于印刷行業和醫療行業,在其他部分行業也有一些應用。
    三好同學對愛克發最初的印象,源自其CTP設備和配套版材產品。現在說來,那已經是將近20年前的往事。
    當時,CTP技術在國內尚處于推廣初期,市場上是清一色的進口品牌。如果跟圈內老板聊起CTP技術,大多數人的反應一般都是:好是好,就是太貴。
    如果只是CTP設備貴,咬咬牙買也就買了。問題是:CTP版材也很貴,最初的時候1平方米要120多塊。只要拿現在的價格一對比,就知道那時能用得起CTP技術的老板有多土豪。
    在當時CTP市場的競爭中,愛克發是最主要的玩家之一,而且設備與版材兼具,在報業制版市場競爭優勢尤為顯著。
    三好同學還不是太老,為什么就開始“想當年”了呢?當然是有原因的。
    就在幾天前,愛克發公司剛剛發布了2020年主要財務數據。
    在這壓力重重的一年里,愛克發實現營收17.09億歐元,同比減少13.5%;調整后的EBITDA(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1.53億歐元,同比減少35.7%。
    疫情之下,營收下滑、利潤減少并不令人意外。
    讓三好同學感到意外的是,在發布年度財務數據的同時,愛克發的首席執行官Pascal Juery明確表達了:將膠印解決方案產品線出售或合并的意向。
    他說:“我堅信,在今天這樣一個不斷下滑的市場中,行業需要某種形式的重組。愛克發是市場上為數不多的企業之一,我們已經準備好考慮相關選項。但現在還沒有進一步的評論。”
    膠印解決方案是愛克發的四大產品線之一,主要包括CTP設備和版材、印刷耗材及印刷工作流程、色彩管理軟件等。與其并列的是放射學解決方案、醫療IT、數字印刷與化學產品三條產品線。
    2020年,膠印解決方案產品線實現營收7.04億歐元,同比下降16.5%,但在總營收中的占比仍高達41.2%,是愛克發名副其實的第一大產品線。
    所以,問題來了:愛克發為什么想壯士斷臂,出售自己的第一大產品線?
    最直接的原因,自然與膠印解決方案產品線,面臨的經營壓力有關。
    2020年,在營收下滑的同時,膠印解決方案產品線實現EBITDA(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260萬歐元,與2019年的2790萬歐元相比大跌109.3%。
    如果只是疫情之下的暫時性虧損,還不至于讓愛克發痛下決心。
    更關鍵的原因其實是:愛克發對膠印相關產品的市場現狀和前景,缺乏足夠的信心。
    Pascal Juery說了這樣一些話:“這個行業當前的定價水平是無法持續的。”
    “沒錯,產能過剩。目前,整個行業都處于虧損狀態,我們別無選擇。市場上所有的企業都一樣。”
    “沒有人能夠從這個市場上賺到錢。”
    Pascal Juery在這里所說的“行業”或“市場”,指的主要是膠印版材行業和膠印版材市場。
    各位老板:天天用版材,能想到做版材的企業都這么難了么?
     
    三大國際版材巨頭過得都不容易

     

    從相關表述看,愛克發不僅被膠印版材市場當前的困境所困擾,而且不看好疫情后市場恢復的前景。
    比如,它認為:對膠印相關產品的需求,預計很難從疫情的沖擊中完全恢復。
    這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為:愛克發認為膠印版材等相關產品的下滑,是趨勢性的,而不是疫情沖擊下的階段性現象。
    一個需求下滑、產能過剩、定價過低,沒有人能夠賺到錢,且跌勢難改的行業,如果沒有企業重組、產能退出,怎樣才能走出困境?
    在三好同學看來,對這個問題的回答,就是愛克發寧肯損失四成營收,也愿意考慮出售或重組膠印產品解決方案產品線的主要原因所在。
    實際上,愛克發對膠印產品解決方案產品線的改革與調整早已開始,而不是剛剛提上日程。
    今年1月,愛克發曾宣布:有意將膠印產品解決方案部門,重組成為集團內的一個獨立法人實體。這實際上是在為后續可能的出售或整合鋪平道路。
    2020年4季度,愛克發停止了旗下兩家版材工廠的運營:一家位于法國,一家位于英國。
    再往前,2018年8月,愛克發宣布與中國版材巨頭樂凱華光達成戰略合作,將提供技術和知識產權,支持樂凱華光為其生產版材;并計劃成立合資公司,整合分銷渠道,加速在中國大陸的業務增長。
    從愛克發2019年年報看,這一戰略合作已經開花結果。
    問題是:整個膠印版材行業,是不是真的像愛克發描述得這么難,處于行業性虧損,沒有人能賺到錢的地步?
    通常而言,除了中國企業,國際上有三大公認的膠印版材知名品牌:愛克發、柯達和富士膠片。
    在柯達的業務格局中,膠印版材業務被歸入“傳統印刷產品線”。
    2020年前三季度,柯達傳統印刷產品線實現營收4.19億美元,同比減少1.15億美元。其中,有7600萬美元的下滑,是由于印前耗材銷售量的減少;1400萬美元的下滑,是由于銷售價格的下降。
    由此看來,愛克發所說的膠印版材市場面臨的需求下滑、價格競爭壓力,對柯達來說同樣存在。
    同期,柯達傳統印刷產品線實現EBITDA(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700萬美元,同比減少80.6%。這表明,它在盈利方面同樣面臨很大的壓力。
    在富士膠片的業務格局中,膠印版材被歸入“印刷系統和噴墨產品線”。
    2020/21財年前三季度(2020年4-12月),富士膠片印刷系統和噴墨產品線實現營收1247億日元,同比減少21.8%。2019/20財年與2018/19財年相比,則減少了9.8%。
    雖然很難判斷膠印版材在印刷系統和噴墨產品線營收中的占比,但不難想象:富士膠片的膠印版材產品,同樣面臨營收和盈利下滑的壓力。
    實際上,在2019/20財年年報中,富士膠片曾明確將版材產品列入以提升盈利能力為目標的業務,并表示:由于市場環境的劇烈變化,市場對版材產品的需求繼續下滑。
    這樣一番扒下來,三家在國際上赫赫有名的版材巨頭,是不是都過得不太容易?
     
    版材市場背后的印刷圈真相

     

    國際巨頭都不太好過,國內企業又如何?
    從產量來看,我國膠印版材行業在2015-2019年間仍保持了穩步增長:2015年為4.19億平方米,2019年升至4.84億平方米,累計增長15.56%。
    也就是說,國際版材巨頭遭遇的量、價齊跌難題,至少有一方面對國內企業來說,在2019年之前還不是十分明顯。
    同期,在產量增長的同時,我國膠印版材的出口量,也呈現為持續向上:2015年為1.54億平方米,2019年升至1.80億平方米,累計增長16.71%。
    從這個角度來看,國內膠印版材企業的處境,看上去并不像國際巨頭那么艱難。
    我國膠印版材生產量和出口量變化情況(單位:億平方米)

    問題是,根據中國印刷及設備器材工業協會印刷器材分會發布的數據,近年來全球膠印版材消耗量不增反降:2015年為6.5億平方米,2019年降至6.1億平方米,減少了約6.15%。

    在市場總需求縮水,國際巨頭處境艱難的情況下,國內膠印版材行業的產量為什么還在增長?

    這實際上體現了市場競爭殘酷的一面:在存量或縮水期的市場,企業并非不能增長。只不過,一部分企業的增長,必然會以另外一部分企業的萎縮為代價。

    說得再直白一點就是:國內企業的增長,實際上放大了國際巨頭面臨的市場下行壓力。

    因為一部分需求消失了,還有一部分需求被中國企業拿走了。

    說到這里,不得不感慨一下國內版材行業的“戰斗力”:2019年,產量高達4.84億平方米,在全球消耗量中的占比將近80%。你說,厲害不厲害?

    全球膠印版材消耗量變化情況(單位:億平方米)

    無論品牌,還是技術,均具有明顯優勢的國際巨頭,為什么會在與中國企業的競爭中丟失市場份額?

    這就涉及到眾多中國產品橫掃全球市場最核心的競爭優勢:成本、價格、性價比。

    在制造成本方面,無論是愛克發、柯達,還是富士,顯然都無法與國內企業相比。在很大程度上,它們面臨的價格壓力,其實都是源自中國企業的競爭。

    這其實也正是愛克發、柯達,先后選擇與樂凱華光進行合作的主要原因所在。

    然而,在一個總量縮水的行業中,如果價格還在不斷走低,只能帶來一個后果:加快整個行業下滑的速度。

    近年來,國內膠印版材行業開始越來越多地呼吁抵制低價、無序競爭,有一部分道理就在這里。

    尤其是,疫情爆發后,隨著海外市場的低迷,我國膠印版材行業也開始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

    據統計,2020年我國膠印版材出口額為4.16億美元,同比減少22.68%;出口量1.63億平方米,同比減少19.03%。

    出口額降幅高于出口量降幅,說明出口單價在下滑。

    國外市場如此,國內市場呢?想來壓力也不會太小。

    這一點,從兩家新三板版材企業的半年報可見一斑。

    2020年上半年,來自四川的新圖新材實現營收9702.09萬元,同比減少29.70%;歸屬于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719.56萬元,同比減少51.97%。

    來自河南的匯達印通實現營收1.18億元,同比減少29.89%;凈利潤146.63萬元,同比減少74.30%。

    在半年報中,兩家公司均提到:疫情爆發后,國內外版材市場出現大幅下滑、萎縮。

    在處境日艱的膠印版材行業背后,印刷圈老板看到了什么?

    有一個簡單又殘酷的真相,與很多老板都有關:全球基于膠印技術的印刷訂單在減少。因為要膠印,必須用版材,版材消耗量少了,印刷的訂單量肯定多不了。

    如果再考慮到小批量訂單占比的不斷提高,基于膠印技術的印刷市場縮水的速度,很有可能比版材消耗量減少的速度更快。

    當然了,膠印版材消耗量走低說的是全球趨勢。從國內來看,排除疫情影響,近年來的市場需求仍穩中有升。

    這說明,膠印技術在國內印刷市場,仍有一定的上升空間。

     

    九游会j9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