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

    您好,歡迎來到,請登錄通行證進入會員服務中心。

    用戶名:

    密   碼:

    注冊

    熱點新聞

    康師傅年包裝采購額超50億!及賢俊龍、裕同、勁嘉、美盈森扎堆,茅臺光環下貴州酒包裝市場究竟有多大?

    新聞來源: 發布時間:2021-04-02 10:52:00

     
     
    2020年最后一天,在港股上市的康師傅公告表示:與關聯企業Success Forever Investments簽訂采購協議,預計2021-2023年從后者的采購額上限分別為13億元14億元15億元,采購內容則是塑料制品。
     
    這個直譯過來名為“永遠成功投資”的Success Forever Investments是何方神圣
    三好同學扒了一下,它的實際控制人其實就是頂新國際集團和康師傅控股的大股東魏宏名、魏宏丞兄弟及其家人,其旗下的主要實體則是和昇塑料。
    和昇塑料與做軟包裝的頂正包材、做紙箱的秉信包裝一道,都屬于頂新國際集團的資材事業部。
    目前,它在國內有兩個生產基地:一個位于天津、一個位于杭州,主要產品是塑料瓶蓋、叉子、瓶及瓶坯等。一看這產品結構,就知道是為康師傅旗下的飲料和方便面產品做配套的。
    各位老板說說,有個實力超群的大股東多好,做做瓶蓋、叉子,一年就能拿到十幾個億的訂單。
    當然了,采購額上限是一回事,實際采購額又是另外一回事。
    公告顯示:2018年和2019年,康師傅從Success Forever Investments,也就是和昇塑料的實際采購額分別為9.73億元8.80億元
    三好同學算了一下,加上頂正和秉信,康師傅控股這兩年僅從3家關聯企業采購的包裝產品金額,便分別高達52.35億元52.04億元。絕對的超級買家吧?
    再加上從體系外的零星采購,康師傅控股每年對印刷包裝行業的貢獻還真不少。
    要么說,搞印刷的老板大都喜歡大客戶呢。只要搞定一兩家實力派的大買家,一個單子砸下來就可能有幾千萬,甚至上億元。
    如此一來,做大做強就不再僅僅是夢想,而是指日可待了。對不對?
    大客戶邏輯對多數印刷企業來說,可謂是天經地義、順理成章。因此,凡是有大客戶在的地方,總是少不了印刷企業的身影。
    比如,三好同學發現:近年來往貴州跑的圈內老板,就明顯多了不少。時不時就會有老板在朋友圈曬照片,帶著仿佛“朝圣”般的心情打卡茅臺鎮。
    為啥?還不就是因為茅臺鎮有個茅臺酒嘛。

     

    圈內大佬扎堆布局貴州

     

    有些老板去茅臺鎮,可能就是為了買酒。比如,買它個幾百斤,弄個大壇子封存起來,過幾年再去啟封分裝。不管自飲,還是送人,都倍有面子。
    有些老板在買酒之余,可能順便還想打探一下市場。萬一能談成一個客戶,帶走一兩個訂單,豈不是更好?
    有些老板則既沒有買酒,也沒有帶走訂單,而是在當地留下了一座工廠。
    近年來,圈內老板對貴州市場的興趣快速升溫,越來越多的印刷企業選擇在以仁懷市、習水縣為核心的貴州白酒產業帶投資布局。
    三好同學叫得出名字的企業,便有賢俊龍、勁嘉、裕同、美盈森4家圈內大佬。
    這其中,賢俊龍涉足貴州市場最早。早在2011年底,便在仁懷市投資成立了貴州賢俊龍。其工廠距離茅臺酒廠,只有不到30公里車程。
    貴州賢俊龍于2013年正式投產。估計采取的是先租后建模式,因為其一期工程于2015年才開工建設,二期工程按計劃將于今年投產。
    根據有關報道,二期達產后,貴州賢俊龍將具備日產卡盒30萬只,精裝盒20萬只的生產能力,能夠滿足15萬噸白酒的包裝需求。
    裕同進軍貴州的時間比賢俊龍要晚一些。貴州裕同于20191月才注冊成立,廠區位于距離貴州賢俊龍100多公里的遵義市新蒲新區。
    雖然來得晚,貴州裕同發展卻很快。2020年中的一篇報道顯示,其全年銷售目標是2億元。
    另有環評報告顯示,貴州裕同除了生產酒類包裝盒,還生產裕同最拿手的手機盒,兩類產品的設計年產能分別為5000萬個、6000萬個。
    比裕同到得更晚的是美盈森。20201月,美盈森與貴州省習水縣人民政府簽署投資協議,計劃在習水縣投資3億元建設精品包裝智能制造項目。
    項目采取先租后建模式,由習水縣政府在貴州茅臺集團旗下習酒公司生產基地周邊5公里范圍內提供100畝工業用地。一看就知道,瞄準的是習酒的包裝業務。
    目前,美盈森在習水縣成立的子公司已經順利投產。按照雙方簽署的協議,項目建成達產后,預計可實現年產值5億元。
    與這3家大佬不同,勁嘉股份沒有選擇自建工廠,而是戰略入股貴州茅臺集團旗下的貴州申仁包裝公司。
    201712月,勁嘉先是與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技術開發公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合計斥資3.76億元直接或間接獲得申仁包裝34.6%的股權。
    20183月,勁嘉又通過增資8320萬元,獲得申仁包裝額外6%的股權,從而將持股比例提高到40%以上。
    申仁包裝是53度飛天茅臺包裝彩盒、外包裝紙箱、手提袋、酒標的主力供應商。因此,勁嘉股份在貴州的布局可謂高舉高打,一舉實現了與茅臺集團的深度綁定。
    巧合的是,賢俊龍、裕同、勁嘉、美盈森都從深圳起家。如今,它們又扎堆進入貴州設廠,是不是很有意思?
    印刷大佬為什么紛紛落戶貴州?
    近年來在貴州投資建廠的外來印刷企業,遠遠不止這4家大佬。
    一篇發表于20208月的報道顯示:貴州省組織茅臺、習酒、國臺、珍酒等重點企業,開展以商招商,想方設法將省外供應商引進貴州省投資建廠。到當時,已落戶20余家,擬投資金額達25億元。
    另有報道顯示:2020年上半年,僅習水白酒配套產業園溫水園區,便陸續引進10余家來自浙江、廣東、江蘇、四川等地的包裝企業入駐,涉及紙盒、酒瓶、紙箱等各類產品,計劃投資額14.8億元,預計可實現工業產值25億元以上。
    在進駐貴州的企業中,除了前面提到的4家大佬,較為知名的還有來自江蘇的中彩印務。在最新一期的百強榜上,中彩印務占據第33位,2019年產品銷售收入為11.11億元。
    20204月,中彩印務控股51%投資成立了貴州省習水中彩包裝有限公司。
    這么多印刷企業為什么紛紛到貴州投資設廠?大客戶的吸引無疑是最重要的原因。
    作為全國知名的白酒大省,貴州省的白酒產量并不是很大:2019年為27.39萬升,在全國的占比僅為3.48%,遠落后于四川的46.66%。
    然而,由于茅臺集團的存在,貴州在白酒行業的獨特地位遠非其他省份可比。
    且貴州的白酒企業,高度集中于茅臺集團所在的赤水河畔的仁懷市及距其約百里之遙的習水縣。
    了茅臺,貴州還擁有習酒、國臺、貴州醇、董酒等多個二三線白酒品牌,在茅臺鎮及周邊地區更是遍布著數不清的中小酒廠。
    有客戶的地方就有訂單。貴州以茅臺為引領,大中小品牌俱全,且在地域上高度集中的白酒產業布局,對有意酒包裝市場的企業自然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三好同學以前就扒過茅臺股份的包裝材料采購額:2017年為18.40億元,2019年則升至23.40億元。兩年時間增長了27.16%,增幅還是蠻大的。
    與茅臺股份同處茅臺鎮的國臺酒業,2019年實現營收18.88億元,而用于包裝材料采購的金額就達到2.12億元。
    當然了,包括幾家大佬在內的眾多行業企業,之所以紛紛進軍貴州,除了當地白酒產業天然的吸引力,還有地方政府強有力的引導與推動。
    有數據顯示:2018年以前,貴州白酒包裝業務大量外流,省內配套率不足30%。
    直到2018年,貴州的部分白酒品牌,如習酒、國臺酒業、珍酒、金沙包裝產品的省內配套率,還分別只有7.3%、14.7%、10.5%、2.3%。另外有兩家酒廠,更是全部依靠省外輸入。
    最近兩三年,在省級領導的直接批示下,貴州省有關政府部門強力推動白酒配套包裝的本地化生產,明確提出到2020年省內配套率達到50%,2022年沖擊80%。
    政府的強力推動,得到了白酒企業的積極響應。茅臺集團帶頭,貴州的主要白酒企業紛紛加入到招商大軍中,協助地方政府吸引自己的包裝供應商到貴州投資設廠。
    對印刷企業來說,這幾乎是無法拒絕的“召喚”。因為如果不在貴州布局,那丟掉的可能不僅僅是一個訂單、一個客戶,而是整個貴州酒包裝市場。
    據說,裕同在貴州設廠便得益于長期客戶珍酒的牽線搭橋。國臺酒業則宣稱,從2018年9月到2020年上半年,引導了10余家包裝企業在貴州設廠發展。
    貴州酒包裝市場有多大?
    貴州為什么如此重視白酒包裝的省內配套率?這在很大程度上與白酒行業在當地經濟結構中的獨特地位有關。
    據統計,2019年貴州白酒行業實現產值1131億元,工業增加值1089億元,在當地工業增加值中的占比高達27.3%。
    因此,貴州省將白酒及配套產業,作為重要工業予以培育推動。而能夠為白酒提供配套的,除了糧食等原材料,主要就剩下了包裝。
    從茅臺股份、國臺酒業看,白酒企業用于包裝材料的采購額甚至高于高粱、小麥等釀酒原材料。
    比如,2019年兩家企業用于包裝材料的采購額分別為23.40億元、2.12億元,用于釀酒原材料的采購額則分別只有18.02億元、1.41億元。
    這么一看,包裝被作為白酒最重要的配套產業予以培育推動,也就好理解了吧?
    在政府部門的強力推動下,貴州酒包裝的省內配套率快速提升:2019年達到33.6%,比上年度提升5.7個百分點;到2020年8月,進一步達到43.2%,很有希望實現全年50%的既定目標。
    問題是:貴州酒包裝市場到底有多大?這么多企業扎堆進入,能夠有多大的蛋糕可分?
    數據顯示:2019年貴州規模以上白酒企業,用于包裝材料的成本約110億元,占這些企業年度銷售收入的9.72%。
    而2018年貴州規模以上白酒企業,用于包裝材料的成本約106億元,在銷售收入中的占比11.1%。
    包裝成本在白酒企業銷售收入中的占比,為什么下降這么快?想想就知道:白酒企業近兩三年的營收增長主要是靠提價而不是增產實現的。各位老板覺得:酒廠在提價的同時,會順便給包裝供應商漲漲價么?
    2019年包裝采購成本為110億元,假如50%在貴州省內完成也就是55億元,再加上規模以下白酒企業的包裝需求,以及市場的自然增長。到2020年,貴州酒包裝市場的現實規模往高了估可能有七八十億元。
    到2022年,假如實現80%省內配套的目標,市場規模預計可達到百億元上下。
    對印刷企業來說,這樣的市場規模看似不小,實際上真正有希望拿到手的只是一部分。因為酒包裝不僅包括酒盒、紙箱、酒標,還有酒瓶、瓶蓋,后兩種產品是印刷企業一般不會涉及的。
    從國臺酒業的包裝材料采購結構看,酒盒、紙箱的占比略高于53%。依此大致推算,在貴州一年百億元上下的酒包裝市場中,印刷企業有希望拿到的約為50多個億。
    各位老板說說:一個一年50多億元的區域性細分市場,就能吸引賢俊龍、裕同、勁嘉、美盈森、中彩印務等圈內大佬扎堆進入,印刷市場的競爭是不是蠻激烈的?
    當然了,搞印刷本來吃的就是“百家飯”。即使大佬如裕同、合興,一年過百億的銷售額,也是靠一點一滴積累起來的。
    所以,做生意不能像三好同學一樣好高騖遠,還是要腳踏實地,不輕易放過每一個可能的商業機會。就像大佬們所做的那樣。
    就說到這里。最后,還是祝各位老板好運吧。
    版權所有,轉載務必獲取授權
     

     

    九游会j9官网